臺灣需要追求進步的價值

一如世界上的其他國家,臺灣不可能靠另外一個國家開放市場而成為一個富裕國度,所需要的是追求創新進步的價值,不是政府特權的保障。

一度也是臺灣之光的宏達電,最近不管是在實質面或是形象面,都面臨了一些挑戰與變局。先是業績連兩季嚴重下滑,股價從高點腰斬,後有該公司董事長發表了特定政治言論為進入中國市場鋪路,在臺灣引起了不小爭議。



這兩件事表面上看來關係不大,但在企業發展的思維上卻有很密切的連結。宏達電近期業績不佳,和蘋果與三星手機的聯手夾擊有關。跟三星比,宏達電沒有關鍵零組件的掌握能力,跟蘋果較量,宏達電又缺乏品牌與設計的優勢。開拓中國市場,似乎是一個填補業績成長缺口最立竿見影的策略。

突圍當然不容易,臺灣的科技業者多半面臨類似的處境,宏達電可能已經是臺灣表現最好的公司之一了。實則宏達電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奮力創新面對競爭。

我的一位朋友說,為了中國市場,王雪紅發表那樣的言論也是不得已的,企業總要生存。只不過,賈伯斯或是庫克沒有發表過任何討好中國政府的言論,iPhone倒是在中國賣了3,700萬支。

如果我任舉世界上一個國家,比方說瑞典、巴西、印尼、卡達、或是埃及,問你該國經濟實力好或不好的原因為何,你的腦海裡會出現哪些答案?依每個人對各國狀況理解的深淺,以及對於經濟理論掌握的嫻熟程度,答案可能不盡相同,但是大概也不脫以下的範圍:基礎建設、法律規章、施政效率、天然資源、國民教育素質、科技研發實力等等。我們從未聽說,另外一個國家的市場開放,會是另外一個國家國強民富的根源。

這些這麼平常,這麼眾所皆知,甚至已達陳腔濫調程度的觀點,卻在探討臺灣經濟與產業的未來時,經常被拋到一邊。我們爭論的焦點總是落在──臺灣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實情其實再簡單不過了,搞封閉,對任何一個市場都有害,但是與中國關係再好,也救不了臺灣。

和臺灣直接競爭的國家,是韓國;馬總統633政見當中的三萬美元國民所得若要能實現,我們要挑戰的是歐美先進國家。如果不能和中國維持良好的關係,我們可能連和世界各國站在同樣的起跑點上都不可得,因此兩岸關係當然是臺灣產業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美國與中國是邦交國,Google與臉書一樣進不了中國;不管有沒有ECFA,中國的太陽能與LED爆炸性的產能擴充都將危及臺灣的相關產業。

更重要的是,有了中國市場,許多臺灣廠商都只想複製與延續過去的成功模式,我們不願面對的真相卻是,不管有沒有中國市場,過去的成功模式都已不足為恃。中國的低價勞動力,或許也讓臺灣科技產業的改革創新延緩了十年以上,這跟有些人認為的戒急用忍耽誤了臺灣進軍中國十年以上的光陰,究竟那個影響臺灣的產業前景較為深遠,恐怕還在未定之天。最典型的例子是,如果我們的科技產業真心相信雲端是科技產業的未來,中國因子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根本上是無足輕重的。

一如世界上的其他國家,臺灣不可能靠另外一個國家開放市場而成為一個富裕國度。當然這也並不表示,我們該放棄與中國關係的正常化。中國政府就算因為王雪紅的表態而給了宏達電在中國市場的特殊待遇,也一樣無法改變宏達電在全球行動電話產業中競爭的位置。一如臺灣的其他企業,宏達電需要的是追求創新進步的價值,不是政府特權的保障。                    
                                 
                                                                            王盈勛-iThome電腦報總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