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佛里曼,但我們沒有理由自滿…

         這篇文章是我在聯合報(2012/03/14)上看到的,作者是楊照 (新新聞副社長兼總主筆)。看完內容,不但呼應Blog的上一篇文章 "告別「日本第一」的傳奇 - 大國墜落    高素質人民 縱容出最無能政客與政府",更對即將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感到無比的憂心。
        身在教育崗位上的教師都清楚的知道,台灣學生在各方面的綜合能力與素質正在快速的滑落。錯誤粗糙的教改政策與未來不知所以的十二年國教絕對是將台灣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的主因。想想,當大家只會一味的詛咒聯考,唾棄考試引導教學的同時,倉促推動的教育改革徹底毀滅了台灣的活力與國際競爭力。如今為了掩飾十年教改的失敗,竟強硬粗暴的以十二年國教來粉飾太平。無知短視的家長卻天真的以為從此躲過聯考,不用全國基測,孩子就可以多元的發展,人生的未來將是一片光明平坦的康莊大道。孰不知這些武功全廢的孩子一但進入社會謀職,甚至面對全球化的生存競爭,將是脆弱的不堪一擊。
        我常對學生說:貧富的差距與貧窮世襲的時代將正式從十二年國教開始。信與不信,事實會證明一切。     



{報導內容如下}

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他極具影響力的「紐約時報」專欄上,公開表示,全世界除了美國之外,他最喜歡台灣。這樣的評價,當然...........................


令台灣人感到高興。不過仔細將佛里曼的文章讀下去,會發現他稱讚台灣最主要的理由,是台灣在沒有天然資源的惡劣情況下,創造了傲人的經濟成就。他拿台灣來對照對比那些有天然資源卻相對經濟不振的國家,進而凸顯人才素質的重要性。

        和阿拉伯產油國家相比,台灣的人才素質是超出許多。然而以佛里曼文中提到的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顯示的成績來看,台灣的表現,在亞洲國家之間,並不出色。
         最近一期的PISA測驗結果,台灣學生「閱讀素養」項目的平均成績,從二○○六年的第十六名滑落到第廿三名,輸給第一名的上海、第二名的韓國、第四名的香港、第五名的新加坡、第八名的日本。「數學素養」項目上,台灣學生的平均成績從二○○六年的第一名滑落到第五名,輸給第一名的上海、第二名的新加坡、第三名的香港和第四名的韓國。在「科學素養」方面,台灣學生平均成績從二○○六年的第四名滑落到第十二名,在亞洲輸給第一名的上海、第三名的香港、第四名的新加坡、第五名的日本和第六名的韓國。

        這是二○○九測驗的結果,PISA每三年測驗一次,今年正在進行的測驗,要到明年才會公布結果,然而以台灣當前教育的方式與趨勢來看,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年公布的結果會比較好嗎?

         至少我沒有這樣的信心。這幾年,正是台灣教育最缺乏理念,教育政策最是慌亂沒有方向的時刻。「教改」失敗了,無人不知,「教改」之後孩子反而陷入更誇張更荒唐的考試壓力下,然而主政者卻滿腦子只有考試,試圖以不斷變化考試方式來解決考試帶來的問題,怎麼可能成功?中小學教育考試至上,真正的教學不重要;高等教育則是以要求教授寫論文、發表論文為重點,完全不顧教學教育品質。表面上看,教育在這個社會很重要,但實質上,我們卻以教育之名,在行謀殺抹煞教育之實。

         如此扭曲的教育狀況,明顯反映在像PISA這樣的能力評比結果上。我們感謝佛里曼的友誼與好意,但恕我直言,佛里曼的稱讚,犯了一個嚴重的推論錯誤。他看到的,是台灣現在的成就,也就是過去人才素質產生的效應,然而,他拿來證明台灣成就的,卻是台灣當前教育產生的結果。過去的人才素質,創造了台灣耀眼的經濟成就,但那一套訓練培養的機制,今天已經差不多消失了。佛里曼看到今天的台灣成就,誤以為過去的那套人才機制還在台灣發揮作用,可以繼續有效提升台灣的人才素質。

但尷尬啊,佛里曼看重的PISA數據,顯示的不是佛里曼以為的台灣傑出表現,相反地,正是台灣教育的危機,以及將來整體發展上的危機!



(作者 - 楊照  -為新新聞副社長兼總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