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家長三大類型

 在老師心目中,怪獸家長大約可分為三大類型:

第一類怪獸:把老師當保母、外傭的家長

一位資深老師感慨,現在老師會教書還不夠,還需要做保母,「我太太是個小學老師,家長居然要求她早上去他家接小孩,因為家長要提早出門沒辦法送小孩上學。」


有時,老師還要應付家長要求餵藥、換衣服、把屎把尿的各種吩咐。一位家長擔心孩子流汗容易感冒,交代老師每天得提醒孩子換兩套衣服,老師偶爾忘記,居然就被家長投訴。


第二類怪獸:喜歡指揮老師的家長

一位今年剛被選上家長會長的爸爸觀察,在他孩子的學校裡,家長不是教授,就是專家,「每個家長都自以為可以通天,可以直接指揮校長做這個、做那個。班親會上經常看到家長高分貝指導老師該怎麼教學,講完了,還不忘告訴老師,自己是某某大學的數學教授。」

第三類怪獸:民代問政式的家長

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楊益風感慨:「現在家長對老師不客氣的態度,幾乎變成一種風氣,這是我們最傷心的地方。開個班親會,多數家長仍要來不來,來的家長多數都不是很客氣,他們會像民代一樣質詢:『老師你可以報告一下你是怎麼出功課的?為什麼都出這樣的功課?』」


民代問政式的家長,一有不滿就投訴,有時甚至挾家長會的力量,不當干預學校裡的事務,從要求依個人的喜好訂做制服、規定其他家長要繳多少班費,到要求老師考試要公布排名、假日要課輔等都有。有時家長之間意見不同,最後矛頭竟都指向老師,老師左右為難,怎麼做都不對。
  
     作者:許芳菊
.......................................................................................................................................


最近還有一則新聞:

避免家長會「貴族化」 朝野有共識
 儘管勞委會表態反對,但「休假出席家長日」卻能初審通過,關鍵原因,在於根據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調查,全台有將近九成的國、中小家長會長,竟是一面倒的由社經地位高的階層擔任,導致弱勢家庭的意見長期遭受漠視。所以,朝野在「避免讓家長會貴族化」的共識下,終而合力將修正草案送出委員會。



一名參與修法連署的立委指出,長期以來,家長會幾乎是由「優勢階層」擔任。造成的結果,最明顯的就是即便教育部三申五令不得能力分班,但部分學校在家長會的壓力下只好私下設置資優班,造成教育資源集中化,不利弱勢學子的受教權。


發動修法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主任羅德水說,調查顯示,全台各國、中小的家長會長,竟有將近九成都是由資本家、高階經理人等社會地位較高者來擔任。而勞動階層的家長為了圖溫飽,根本無法請假參與學校事務,使得家長會淪為「一言堂」,做出的教育政策勢必難以兼顧弱勢者需求,「階級不同產生的教育落差」因而產生。

他說,隨著貧富差距問題越來越嚴重,低收入戶、勞工階層、外配及原住民的家長,與學校更是「越來越遙遠」,造成校方根本沒有管道能傾聽弱勢家庭的心聲,因而做出偏離常態的政策。

民進黨立委黃淑英則表示,儘管目前的修正草案仍有待補強,但如果能透過法律賦予家長請假出席家長會的權利,確實有助於維護勞動階層家庭的教育權益。